穿成九零耀祖后,我保护姐姐
佚名穿成九零耀祖后,我保护姐姐
我是新时代女性,却穿成了90年代一个妈宝男!原主的家庭可谓重男轻女到极点,父母、姐姐拼命给原主凑彩礼。看着甘愿被吸血的姐姐,我很痛心。既然我穿来了,就要让爱我的姐姐过上好日子!于是我开启赚钱之旅,直接起飞。就一点,我好像是女扮男装啊!
林北林楠苏婉
我不是z林北林楠苏婉
五年前,被陷害入狱!五年后,他荣耀归来,天下权势,尽握手中!我所失去的,终会千百倍的拿回来!
私企前后辈pp
falzone兄弟盖饭私企前后辈pp
前辈和后辈,年长与年下。 强迫症前辈leiya和天然后辈yusei的故事。 番外在专栏——pp兄妹的番外箱
全娱乐圈听我发疯
姝珂全娱乐圈听我发疯
【预收《社恐扮演恶毒炮灰翻车后》,文案在最下】宁骆拥有当代年轻人的几大优点之一,情绪稳定。稳定地发疯。但他只敢在内心发癫,外表看还是个羞涩清纯小男生。一次意外,他穿成了同名同姓的娱乐圈黑红偶像。宁骆回想了下原身不断作死后被炮灰掉的种种情节,陷入沉默。疯狂!彻底疯狂!===最近,娱乐圈的不少人都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。他/她会读心了!对象还是不断作妖的宁骆。王导非常厌恶走后门的宁骆,某一次跟投资商吃饭,刚要签下合同,突然听到宁骆的内心的尖锐爆鸣声。【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不背调就签合同!王导你的精神状况还好么这投资商可是洗|钱惯犯了!】【这剧组完了我也活不成了哼哼哈哈,要死别拉垫背的,我去找下家!】王导:“……”结果投资商没几天暴雷,他逃过一劫。王导直接找上宁骆:“宁骆是吧,下家找好了吗?没找好我给你推荐几个资源,你随便选!”宁骆:?还有这好事?-宁骆去影视城录制,演员林彦衣偶然听到他的心声。【这演员老帅了,但怎么比我高那么多?帅哥,我现在不碰你(极力忍耐),等我多喝牛奶再长高五厘米(手撩头发)你一定会被我的风采迷倒(压低嗓子)(性感低音)】夸他好看的人多了去了,这么离谱的还是第一个。林彦衣沉默几秒,却在听到下一句时脸色骤变。【嘶不对,我记得他后来毁容了,好像是因为片场的爆炸事故】林彦衣根本不相信这种预见未来的无稽之谈,但在三天后的爆炸片场,道具真的出了问题,还好林彦衣虽不信但早有防备,躲过一劫。事后他直接找上宁骆:“大师,我还有什么劫难,您跟我说说。”“卦不走空的道理我懂,三千万买一条消息,行吗?或者您开价!”宁骆到嘴的拒绝咕咚一声咽回去。-偶有一次,宁骆竟然有机会见到影帝。【卧槽,老公!】这也太符合他的审美了!精准狙击!影帝路庭洲的动作一顿,看向立于明星间也依旧夺目的宁骆。【啊啊啊啊老公他看我了!】路庭洲薄唇微勾,心觉好笑。下一秒。【老公,就算你被亲人背刺被朋友叛变被下属出卖,但你不是无路可走】【你还有死路一条】路庭洲笑容顿消,眯起了眼。后来路庭洲才知道,宁骆管所有符合自己xp美学的男人都叫老公。1.文案于2023.8.17备份。2.网络热梗多,能接受进。====【【【《社恐扮演恶毒炮灰翻车后》】】】时星晗穿到了一个三本书融合的世界里,而他是里面被反复利用的炮灰,还绑定了个不靠谱的初生系统。在今后的日子里,他会大放厥词,跟点家的大哥争夺家产,却被人坑害赔成了圈内笑话;跟废家的二哥争夺爱人下药,被对方贬低得一文不值;跟晋家的霍翎处处作对用遍了下流手段,自食恶果下场凄惨。重度社恐的时星晗已经开始脚趾扣地:救命啊,这简直是i人地狱!系统:宿主,我一眼就看出你是恶毒炮灰的好苗子,不要矜持大胆冲啊!时星晗:“……”想死,但觉得该死的另有其人。但为了回家,他依旧要坚持走剧情,恶毒人设不能倒(握拳)只是……这剧情崩得也太快了叭!-①时星晗在晚宴现场,喝醉了后挑战大哥权威,公然表示对其不满,扬言要给他点颜色看看。时家大哥挥退制止的旁人,冷声问他:“哦,是吗?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醉醺醺的时星晗绞尽脑汁,想出了最恶毒的惩罚:“我要把他丢进万人礼堂,让他在上面脱稿演讲!”时家大哥:“……”系统:你就说恶不恶毒吧!②时星晗给废家攻下药,看着对方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的凶狠目光,咽咽口水克服自己的人类恐惧症,很过分地威胁道:“看、看什么?还不赶紧脱、脱衣服!”声音结结巴巴,面上一片绯红,废家攻动一下就跟被烫了似的往后缩,把自己团成个球哆哆嗦嗦瞪他,眸光水润。破门而入的时家二哥&废家攻:“……?”这到底是谁强谁?系统:你就说过不过分吧!③时星晗跟系统拼命一通折腾,剧情崩到妈不认。一人一统瞪着时家大哥递来的股份转让协议书,手机里躺着二哥这个月转给他的七位数零花钱,抱头痛哭。时星晗哽咽:“我们的努力,就像小狗屁。”系统安慰他:“宿主别灰心,还有一位!”所有人都崩了不要紧,时星晗觉得霍翎还可以抢救一下。因为原剧情中,原身经常对霍翎百般折辱,甚至骂他是条恶心人的疯狗。时星晗学着原身,也想方设法折辱霍翎,让未来的天之骄子跪着给他穿鞋,脚踩在了霍翎的肩膀上,一手扯着他头发,居高临下傲视他。表面冷静,其实手都在抖。霍翎被迫仰起头,头皮扯得发痛,跪在那里盯了时星晗半晌,喉结滚了滚,哑声笑:“好啊。”那双手坚定不移地攥住了时星晗的脚踝,缓慢往上勾住了白色长腿袜边。时星晗抖得更厉害了,跟系统一起瑟瑟发抖。变、变态啊!系统一看,剧情崩成这样了,跟时星晗合计合计,两人开溜。系统:“我还有能量,帮宿主返回原世界!”两人一拍即合,时星晗当即收拾包袱走人。却撞上了门口的霍翎。被他百般羞辱作践的霍翎微笑着,步步走向他,冰凉的唇瓣贴着时星晗的耳廓,声音里是病态的偏执,一字一顿:“想去哪呢,星星?”时星晗后来才知道,原来霍翎能听到他跟系统的聊天。“……”社死现场。他被迫坐在霍翎的大腿上,推推他:“别、别咬了,我不走了……”霍翎声线喑哑:“宝宝,怎么不叫我疯狗了?”时星晗:神、神经病啊QAQ!!-
冰河末世我囤积了百亿物资
记忆的海冰河末世我囤积了百亿物资
末世+重生+爆囤物资+苟+无限空间+黑化复仇不圣母全球进入冰河时代,寒冰末世来临,星球95%的人类全部丧生!上一世,张奕因为心地善良,结果被自己帮助过的人杀死了。重生回到寒冰末世前一个月,张奕觉醒空间异能,开始疯狂的囤积物资!缺少物资?他直接掏空一座超级商场价值百亿的仓库!住的不舒服?他打造了一座堪比末日堡垒的超级安全屋!末日来临,别人都冻成狗,为了一口吃的可以舍弃一切。而张奕却过的比末世之前还要自在。白莲花:张奕,只要你让我进入你的房子,我就答应做你女朋友。富二代:张奕,我愿意用我所有的钱,换你们家的一顿饭!禽兽邻居们:张奕,你应该和我们一起分享物资,不应该那么自私!……看着这些前世背叛过自己的人们,张奕躺在安全屋里,舒舒服服的过着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。张奕:你们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?我的东西喂狗也不给你们!
gb快穿
如初gb快穿
随便写写。乱写
执劫者
linzihua执劫者
新书新书,欢迎各位读者大大订阅。开局一团火,我欲执剑上九天。他于诅咒之地崛起,应劫而生,执剑而上,定乾坤论输赢,再造天地。……故事如何,点书入读,一起见证主角林剑的崛起之路。
夫郎家的咸鱼翻身了
羽春夫郎家的咸鱼翻身了
江家富裕时,招了一个上门婿。江家落魄时,上门婿带着江家东山再起,成为丰州府首富。丰州百姓都很疑惑:“他这么有本事,为什么不自立门户?”江知与也很疑惑:“你这么有本事,为什么以前不赚钱养家?”谢星珩笑得真诚,送上一箱契据账本:“我入赘了,家业自然都是江家的,交给你打理是应当的。”晚上,江知与翻开了谢星珩的生意经,第一页写着:奋斗哪有软饭香。次日一早,谢星珩被无情踹下床,“干活去。”攻视角:谢星珩过劳死后只有一个愿望:来生要当一条有钱又闲的咸鱼。一朝穿越,愿望超额实现。他有了一个腰细腿长,模样俊朗的多金夫郎。谢星珩:还有这好事.JPG他端起这碗软饭,吃得喷香。突然有一天,他的软饭碗被人砸了。谢星珩:不能忍!是一个咸鱼翻身赚钱养家的甜饼。土著哥儿受x穿越咸鱼攻*是模板封面,已获得授权*2022年2月9号发的文案,8月31号截图——预收文《将军家的小夫郎》求收藏~成亲之前,虞声很不满他的未婚夫婿。一介武夫,长得凶,又高大,成日里黑着一张脸,凶神恶煞的。某日,虞声见他当街捉贼,一个窝心脚踹出,小贼飞出数米,抽抽两下不省人事。他当场吓哭了。他想,他死也不要嫁给边鹤。-边鹤对他的未婚夫郎很不喜欢。细胳膊细腿,长得又嫩又白净,还爱哭。这种娇滴滴的小哥儿,他一拳头能打死三个。他想,娶了这种夫郎,他后半辈子有难了。-成亲当天,边鹤撩起红盖头,看见虞声杏眼里流出两大滴热泪。面生桃花,目若秋波。还又怂又勇的命令他:“你、你要轻点!”边鹤目光沉沉,俯身吻他。“……好。”-虞家娇滴滴的哥儿嫁了当朝最勇猛的小将。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,甚至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坐庄,赌他们三年之内必和离。实在气人!当晚,虞声戴上兜帽,蒙着脸,准备去下注三天!之内!必!和离!出师未捷身先死。他在赌坊后院偶遇乔装来的边鹤。两人四目相对,求生欲爆棚的虞声倒打一耙:“你想跟我和离?”然后被边鹤带着,把所有私房钱压到了“不离”上。从今开始,一张薄薄的票根,就是他的全部身家。三年之后,夫夫俩的崽崽都养得白白胖胖,早年的闹剧早已遗忘。赌坊结算,赢家只有两人。全城瞩目,纷纷猜测谁这么慧眼如炬。虞声笑出小虎牙,身侧站着依然满身凶气的边鹤,朝桌上拍出两张旧票根。“我们来兑钱!”吃瓜群众们:???-*铁汉柔情x娇美直球*一个婚前不满,婚后真香的大甜饼*攻先见色起意,受是日久生情

好看的科幻灵异最近更新列表